本站3000万担保 ☛点击下载注册即送888可直接提现

女恶魔人外传芬芳染血

<p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楷体,标楷体"><span style="font-size:18px">二十一世纪初,不明原因的人类恶魔化现象成为世上最大的乱源,超过一切<br/>传统战争、宗教冲突和政治主义的威胁。恶魔化现象的成因最终没有一个合乎科 <br/>学的解释;人类的新进化、新型病毒的影响、未知基因改造人类与人类的结合。 <br/><br/>  生活在时代大变前夕的人类,并不知相信恶魔世界的降临在即,只认为那是 <br/>对人类生存继爱滋病后最大的威胁。谁料和恶魔化相比,爱滋病这世纪绝症连感 <br/>冒都不如。 <br/><br/>  我当时是锦茵医科大学的学生,白芬芳这名字作为我的名称还算相当配合。 <br/>刚满二十岁的我,拥有高佻的身材。丰满隆起的乳房构成最美丽的黄金三角,比 <br/>例和高度,比之故希腊女神像更典雅完美,一身乳白的肌肤,让我每次洗澡时都 <br/>情不自禁的顾影自怜。 <br/><br/>  从中学时代起,我就是所有人豔羡的物件,每当游泳或做运动要换衣服时, <br/>都有同性们惊叹我巧夺天工的美。结实、弹力十足的双腿矫健纤美,这秾纤合度 <br/>的修长美腿不知让多少男人看得留口水。 <br/><br/>  美女都有自恋狂,我尤其如此。只是作为一个女性,矜持是极重要的美德。 <br/>我的美足可让任何美女自卑或最少自我怀疑。虽然我有狂傲的本钱,但谦和有礼 <br/>的中庸性格更让我受到男、女欢迎。甚至足以粉碎同性的敌视和妒忌。 <br/><br/>  我不是工于心计的蛇蝎美女,相反对弱者我一向充满怜爱。因为世上没有值 <br/>得我用心计的物件,只要我尽一切可能展现自己的完美,自然可以获得别人的善 <br/>意和关怀。 <br/><br/>  二十岁还是处女,我若说出来,恐怕世上一半人不会相信。另一半的人是崇 <br/>拜我到不相信会有被玷汙的可能。守着处女之身,不是特意如此,少女时代起我 <br/>一直相信世上会有我一见锺情的男人,可是条件太好的我,实在找不到可以相配 <br/>的对象。 <br/><br/>  我一生最叫自己后悔的选择,就是报读了医科,不只因为解剖课和要接触各 <br/>种患者的身体。还因为最终那毁了的我一生。 <br/><br/>  恶魔化的流行造成社会上不绝有人被残杀,那些由人类蜕变出来的恶魔,竟 <br/>然以人类为食。昨为医科学生随着形势动荡也得被徵召为恶魔狩猎特警提供医疗 <br/>服务,一方面见习,一方面充当护士。 <br/><br/>  那天是一个雷暴交加之夜,在医疗车内和同伴看着窗外大雨滂沱,蜿蜒天际 <br/>的闪电叫人自心底颤慄。一股不祥之兆掠过我心底,从外面传来的枪声不绝于耳 <br/>,特警们的惨叫声接二连三,还远比平时都来得近。 <br/><br/>  「铿……」 <br/><br/>  就在车顶轰然大震,徒然凹了下来后,一个类似牛头兽身的恶魔撕开车门走 <br/>进来。 <br/><br/>  我正要本能的惨叫,身体感到呼啸的风声及体,在身体对痛楚的讯声传回大 <br/>脑时,我已被击至昏迷。已那是我恶梦的开始,一生的恶梦。 <br/><br/>  当腹部传来的剧痛折腾到我悠悠醒转时,我看到的是自己所坐的医疗车布满 <br/>子弹洞停在一旁,地点是一个山洞,一同乘车的女同学与女特警都被用树籐捆起 <br/>。 <br/><br/>  我一挣扎,手上就传来惟心的痛楚,我柔嫩的娇肤被捆到变红,甚至磨破了 <br/>皮。 <br/><br/>  其他同伴也先后醒转,还有几位女特警。虽在危机之中,但在女特警安慰下 <br/>我们都力持镇定,等待必然会来到的援救。 <br/><br/>  不安漫长的等待,让我内心忧急如焚,不知道时间流逝的感觉和对将来情况 <br/>的忧惧,折磨到我憔悴茫然。 <br/><br/>  终于恶梦来临了。那只牛头恶魔踏入洞中,身后还有用树籐捆起的数名男性 <br/>特警。 <br/><br/>  沈寂的等待持续,所有人一句话都没说,也没有人求饶和求救,我们只是耐 <br/>心的等待。 <br/><br/>  牛头恶魔之后来回数次,挽来一桶桶水,之后牠撕开一名女特警的衣服。硕 <br/>大的乳房,豔丽的乳罩,深红色一颗大葡萄似的乳头就出现在我们十数名人质眼 <br/>前。 <br/><br/>  「住手!放开我。」 <br/><br/>  女特警旋即发出尖叫,眼中满是怒气和尴尬。 <br/><br/>  「轰!」 <br/><br/>  牛头恶魔的拳头重重的打在女特警身上,她眼中泪水如涌,口中张开叫不出 <br/>声音来。恐怕是筋骨被打断了,更可怕的是牛头恶魔接二连三拳打脚踢,将女特 <br/>警打得满地打滚。 <br/><br/>  「住手!停啊!她会死的。」 <br/><br/>  我跟着其他人一起喊叫和号哭。太可怕了,这样子重手法,会打死人的。 <br/><br/>  上百拳的重击之后,牛头恶魔把女特警踩在地上,她的颈骨己断了,全身扭 <br/>曲的她多处骨折,生命的气息已离她远去。 <br/><br/>  死了!一个人就这样死在我眼前。我内心那种惊惧简直无法言喻,这幺简单 <br/>就死了。那会是我将来的命运吗?看着女特警尸体反白的眼睛,鼻青脸肿的面颊 <br/>。死亡的阴影笼罩在心头,不要、我不想死,死的那样没有尊严。我还有美好的 <br/>一生在等着自己的。 <br/><br/>  「拔掉她的阴毛,把内脏取出来,生火準备烤肉。」 <br/><br/>  牛头恶魔解开其中一名男特警的树籐道。 <br/>     ※ jkforum.net | JKF捷克论坛<br/>  食人……牠……牠要食人…… <br/><br/>  恶魔食人早不是新闻,可是食的是自己的话……我还是花样年华的少女,我 <br/>不要做恶魔的晚餐,想像着自己姣好的头脑飘浮在恶魔的胃袋中,双眼绝望的瞪 <br/>着。我哭了,无从自製的放声大哭,也顾不了别人的劝阻。 <br/><br/>  当我哭声渐竭时才发现,牛头恶魔恶魔又再杀了二名男特警,最后的一个人 <br/>,一脸发青的样子,在剥下男女同伴的衣服,拔掉他们的阴毛,剖开腹部把内脏 <br/>取出来。 <br/><br/>  虽然又惊又怕,解剖过尸体的我还能够不发疯的看着眼前可怕的地狱。从肠 <br/>内挤出内的大便很臭,尸体的心脏还在跳动,山洞内飘满了血腥味。 <br/><br/>  眼前三个赤裸的尸体,女特警的那一具已掏空了,心、肺、肾、胃、肠全都 <br/>被堆放在地上。那上面最叫我感到可怕的是那具连着卵巢的子宫,想着还是处女 <br/>的我要变成恶魔的腹中肉。我整个心神都空空蕩蕩的。 <br/><br/>  茫然的瞪视着眼前的地狱,负责清理尸体的特警己状似疯狂,脸上挂着诡异 <br/>的笑容,全身沐浴在血海中。 <br/><br/>  其他女特警和同学都先后被牛头恶魔剥光,牠拿着水逐一替所有人清洗身体 <br/>。没有人敢再骂出一声,只有强忍不着发出的偷泣声,因为没有人想变成第四具 <br/>尸体。 <br/><br/>  轮到我了! <br/><br/>  看着近在尺前的恶魔,牠身上有不少伤痕,浑身充满力量,相信牠用不到一 <br/>秒就可以把我撕成肉块。对恶魔所有憎恨和敌意都恐惧所取代,我颤抖个不停。 <br/>然后全身被冷冰的水由头顶淋下来。 <br/><br/>  「这血块……」 <br/><br/>  到这时候我才发现昏迷时脸上因鼻血而骯髒难看,我的美丽都被血汙所淹没 <br/>。 <br/><br/>  恶魔的动作静止下来,深邃如夜空明星的眼眸竟满是悲伤。丑恶可怕的爪子 <br/>举到我眼前,脸上一阵温热,我被抚摸了。除女同学外,从未被异性抚摸过的脸 <br/>颊,现在竟被这一头雄性恶魔所触摸。 <br/><br/>  想到眼前的是一头食人恶魔,牠在清洗我们的身体来吃。我发狂的狠咬在牠 <br/>手下,不是因为勇气,是恐惧到极限的反应动作。就像见到蟑螂乱跳乱叫一样。 <br/><br/>  退缩的怪物看着自己被咬的手满脸愕然,悲伤的眼神从牠眼中消失,换成了 <br/>淫邪噁心的笑容。 <br/><br/>  我尖叫、我挣扎、我求饶,但就是无法阻止牠撕去我身上的衣服。同样是裸 <br/>体,向下俯看,起伏有緻的乳峰比之天上仙女也不逊色,像用绯红玛瑙雕像而成 <br/>的乳头,旁边是让人欲念狂升的水珠,桃花源上柔顺得像黑色丝绸的绒毛,神秘 <br/>香豔。 <br/><br/>  就如一只待宰小羊一样,我在牛头恶魔前是那幺的无助。当时裸体的不只我 <br/>一个,可是全裸后的我,让所有人的平静下来,男特警们面上甚至浮着淫念。 <br/><br/>  「今天可是中大奖了。」 <br/><br/>  「锦茵医科大学的学生,二十岁。」 <br/><br/>  从地面我破碎的衣服上,牛头恶魔拿起我的证件淫笑道。 <br/><br/>  这笑容永久刻在我的内心,不知多少次让我在恶梦中醒来。 <br/><br/>  剥光所有人衣服,清洗完身体后。那三具尸体也先后被烤,当牛头恶魔在大 <br/>口吃女特警的肉时。我连看也不敢看,只能听着那终身难忘的嘴嚼声。 <br/><br/>  「呼!人肉还是只有女人的才能吃。特警先生,把那些内脏清洗一下。不必 <br/>调味,新鲜烤好的已是极品。」 <br/><br/>  牛头恶魔让我和所有人欣慰和惊惧的心都能稍为平定下来,因为牠只吃了一 <br/>条人腿,再吃了人些人的肺和肝。原本以为全体会被杀和会吃的,可是从食量来 <br/>看,三具尸体已经够牠吃一星期,如此就有充足的时间等待救援。 <br/><br/>  「食慾满足完之后到性慾?」 <br/><br/>  一听到这话我的心就凉了半截,只敢低头看地上的我,听到步步迫近的脚步 <br/>声。果然……为什幺……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恨自己生得美…… <br/><br/>  牛头恶魔轻巧的抓掉树籐,捉着我双手。牛头一直喷气,把噁心的大舌舔在 <br/>我手上。温热湿腻的舌头,舔得手上的伤口好舒服。但那种噁心实在叫人想呕, <br/>刚刚牠才吃掉一条人腿。在舔我的手的是食人的恶魔舌头。 <br/><br/>  牠虽然说着要满足食慾,恶魔的真心却难以猜度,何况无论是被这恶魔吃或 <br/>与牠做爱,我都无法忍受。 <br/><br/>  我的手不绝嚐试缩回,却屡试不行。不刺激这恶魔应该是明智的决定,可是 <br/>我就是忍不下去。刚刚嘴嚼过人肉的舌头,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容忍的。 <br/><br/>  以我的性格,原本仅是在人前裸体就已生不如死,但面对被吃与被奸的威胁 <br/>,裸体已无足轻重了。 <br/><br/>  「我时间无多,刚巧又有上佳的女奴原材料。直接要这位清纯美女做高等女 <br/>奴才肯做的淫贱事儿也不错。」 <br/><br/>  「听着,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主人,要你做什幺就什幺?」 <br/><br/>  理智叫我屈服,女性的本能却使我无法接受。把珍贵的第一次要给这恶魔? <br/>我不要、死也不要、绝对不要。 <br/><br/>  如果此时我可以在用枪自杀和与恶魔做爱之间选择一样,我一定会选自杀。 <br/>我不自杀,不只是没有求死的工具,更因为如果死后还要被吃的话。 <br/><br/>  面对我的沈默,牛头恶魔再次问口:「好美丽的手呀!真是青葱般的玉指, <br/>摸起来比婴儿还滑。想来女神、仙女也不过如此。」 <br/><br/>  「我要你做什幺就做什幺?否则我便吃了你。」 <br/><br/>  我不想被吃,也不想听这恶魔的,单是看牠那深色的身体就叫我噁心。 <br/><br/>  「唔!还不回话吗?」 <br/><br/>  恶魔举起我的手来吻,我冰清玉洁的肌肤被噁心腥臭的唇在吻。我想说话, <br/>却怕得开不了口。 <br/><br/>  「可惜!」 <br/><br/>  满是臭气的口张开,森冷发着寒气的牙齿白得吓人。 <br/><br/>  「卡嚓。」 <br/><br/>  那一瞬间我呆了,我的手在恶魔的口中,泉涌的鲜血从白深深的尖牙中流出 <br/>。牠吃了我的右手肘连手掌…… <br/><br/>  「啊啊啊啊啊……」 <br/><br/>  狂叫的我这才感到火烧般的痛楚,我温热的鲜血洒满自己的身体。恶魔从口 <br/>中吐出我的手,将之抚弄一会后由断口开始吃。 <br/><br/>  我昏迷了,失血过多加上精神打击。 <br/><br/>  再次醒来时又痛又冷,痛楚使我由半梦半醒到完全清醒。 <br/><br/>  伤口已包扎,麻麻的传来断断续续的痛楚,应该打了麻醉针。我依旧赤裸, <br/>身上点点透明的黄色汗珠,看在男人眼里会很兴奋吧! <br/><br/>  出现在眼前的是淫乱变态的画画,生还的女特警与女同学们在与那头牛头恶 <br/>魔做爱。不止有人与牠接吻,用口含那硕大丑恶满是突起物的肉棒,还有人舔这 <br/>恶魔的肛门。      ※ jkforum.net | JKF捷克论坛<br/><br/>  想到刚刚牠可能排出由人肉变成的大便,而竟然有人可以用口去吻。就算是 <br/>被迫,我也觉得那女同学下贱,丢尽女人的脸。 <br/><br/>  「醒来了吗?睡美人。」 <br/><br/>  「这次愿意开口说话了吗?还是要我逐点逐点吃掉你。」 <br/><br/>  恶魔拾起地上的一只断手,肤色苍白,好秀美的一只手,那是之前我被吃掉 <br/>的手。现在已再也接驳不起来了,从外观推算时间,最少有十小时,伤口处还被 <br/>咬噬过。 <br/><br/>  接下来牠从断口处把肉吃进肚里,我每天细意欣赏,在镜前自我抚摸的手, <br/>那以名贵的指甲油和润肤膏精心打扮的手。被一口一口的吃掉,化成这恶魔的血 <br/>、肉和骨,其他则成为大便被排出。 <br/><br/>  「我说……什幺也好……我……想怎样就怎样?」 <br/><br/>  看着失去右手肘连手掌的半只手,伤口上染血的绷带让我屈服了。我不要死 <br/>得那幺难看,被噁心下流的恶魔吃掉,变成牠的大便。那种可怕不是跳楼、烧炭 <br/>等自杀可与之相比的。 <br/><br/>  「有没有自慰过?」 <br/><br/>  在学校有男生这样问我,我会与之绝交,女生这样问,好几天我都不会答理 <br/>她。 <br/><br/>  「有……」 <br/><br/>  我的声音发震,全然没有平日的柔美节奏。 <br/><br/>  「多久做一次?」 <br/><br/>  「时常,没有计算过。」 <br/><br/>  我没有分毫尴尬,真的……就在回答自己的内心一样。因为我只有惧怕的感 <br/>觉,在绝对的恐怖面前,我连羞耻感也吓得消失了。 <br/><br/>  「自慰给我看,用你自己的手?」 <br/><br/>  被吃至只余下手掌,变僵变硬,我被牠活生生咬掉的断掌被丢在我眼前。 <br/><br/>  「呜……呜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 <br/><br/>  我放声哭了出来,随着这悽惨绝望的哭声,我的七情六慾才算恢复。勉强安 <br/>慰自己;这恶魔对我的肉体有兴趣,我暂时不会死,我的坟墓可能不会是牠的肚 <br/>子。 <br/><br/>  触摸着自己的手,感觉好冰,半点热气也没有。我还是处女,虽然有点自恋 <br/>狂,可是用自己被咬断的手自慰。这悲伤和屈辱,绝对胜过比普通男人强姦。 <br/><br/>  我现在的行为和行尸走肉没有分别,内心有的只是无尽的悲痛,就算能逃出 <br/>去,我也是一个没有右手的女人了,一个残废,再也不是完美的我了。 <br/><br/>  失血虽然使我的身体更形敏感,但我也没有余下多少气力去自慰,再加上笼 <br/>罩心头的悲凉。抚弄花唇的手指,只产生摩擦的声音,还有点痛。我脸上想必只 <br/>有惧色,毫无半丝快活之意<br/><br/>「没有意思嘛!一滴水也不流出来。」 <br/><br/>  牛头恶魔红色的眼眸闪烁着慾望,靠近到我的清白之躯上,张开血盘大口, <br/>唾液从那尖长白得炫目吓人的牙齿上滴下。 <br/><br/>  「不要……」 <br/><br/>  被恐惧支配的我失去理性,出于本能的去自卫抗拒,我拿起自己的断掌就往 <br/>牛头恶魔手上打,双脚乱踢乱蹬。 <br/><br/>  「也好!挣扎一下,别有风味。」 <br/><br/>  恶魔的口一张,便把我的断掌吞到口中,就在我眼前用舌头玩弄。看着汙秽 <br/>且带着臭的口水,沾满我每天花尽心思打扮的玉手。我早已吓到花容失色,反抗 <br/>的手脚也慢了下来。 <br/><br/>  「不服从的话就不当女人当食物处理,我是吃你这秀美的一双星星般的眼眸 <br/>,还是这圆浑白腻有若霜雪,曲线迷人的乳房好。」 <br/><br/>  热烘烘满是腥臭口水的舌头,舔在我还没被男人碰过的处女胸部上。 <br/><br/>  「啊啊啊啊啊啊……」 <br/><br/>  好大的一声尖叫,震得鼓膜发痛,这满是惊恐的声音,就是我的声线吗?全 <br/>身颤抖的我,下身一热,尿液从尿道口洩出向四方扩散。 <br/><br/>  闻着飘浮于空气中的尿骚味,对美貌自信对未来充满希望的自己,就在这野 <br/>兽面前撒出了尿。这毕生难忘的耻辱,把伤害深藏在我心底,每当我想小解时就 <br/>发作一次。 <br/><br/>  恶魔兴奋的舔弄着地上的尿液,嘴中还留有我的断掌。 <br/><br/>  「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」 <br/><br/>  从鼻端喷出的热气,吹遍我全身,这种闷热叫人很难受。 <br/><br/>  「啊……」 <br/><br/>  恶魔一手 起我一条腿,让我下身的桃花源大分于牠眼前,之后那比蛇还灵 <br/>活,湿腻温热的舌头就这样舔下去。 <br/><br/>  「唔……」受到媲美用刀割肉的心灵伤害,我发出了一声低哼。换来的是恶 <br/>魔更加兴奋,牠吐出了我的断手就用爪子拿着来扫我的阴唇。舌头交换的舔弄着 <br/>阴唇,绕着上下左右的旋转。 <br/><br/>  为之颤慄的我,任由这恶魔在我身上享乐。死亡的阴影徘徊于眼前,愚蠢的 <br/>闭起双目,却使触角感受更强。那条舌头就像一条可怕的魔蛇把人玩弄,属于我 <br/>的断掌冰凉柔软,在那手指的触摸下,身体依照肉体的本能有了反应。 <br/><br/>  「呵呵……开始湿了。」 <br/><br/>  为什幺、为什幺我会遇到这种事,叫天不应叫地不闻,甚至还因这种变态的 <br/>性交已而有了反应。 <br/><br/>  下体传来的麻痒和快意叫人痛苦,变成残废,受到这畜生淩辱,心灵上的折 <br/>磨远超肉体。 <br/><br/>  冷冰冰的手指、湿热的舌头一次次的侵入进阴道内,在交互刺激下,配上唾 <br/>液的支援,阴道内涌出应该在被情人爱抚或自我安慰时才出现的爱液。 <br/><br/>  「呵呵,粉红色的一动一动,芬芳小姐你的阴唇在夹着自己的手指呢!」 <br/><br/>  坐在地上,下身全是尿和爱液,被怪物玩弄,真是生不如死。 <br/><br/>  「啊呀!痛。」 <br/><br/>  这残忍的恶魔,就在我看着断掌插在阴唇时,一把将之全塞了进去,用断掌 <br/>贯穿我的处女之身。 <br/><br/>  想到下身用来生小孩子的地方,现在有一只属于自己,再无生命气息的断掌 <br/>,悲从中来饮泣声仿似是她人的。 <br/><br/>  「把你美丽的玉手生出来吧!像小便那样用力,不然我再试试你胸部的味道 <br/>,可不只是舔啊?是放进口中吃。」 <br/><br/>  举起断臂看着染血的纱布,还不如死了快活,可是想到那自傲的坚挺酥胸, <br/>于死后被这恶魔撕下吞掉,无比的压恶叫我无法接受。 <br/><br/>  「呵呵……出来了……用力点……快!」 <br/><br/>  作为女性为什幺得要面对如此可悲的命运,自怨自艾下忍耐住失去处女的痛 <br/>,把沾着处女之血的手从花穴中一点点生出来。 <br/><br/>  首先是色泽鲜豔的指甲,食、中、无名三指,到最阔部分时下身很难受,断 <br/>手像是插在阴唇内向外伸出,不出不入的感觉好痛苦。 <br/><br/>  「快点、用力、用力!」 <br/><br/>  恶魔的打气声,就如冥皇的催命之音。为势所迫下,持续进行忍尿那样的动 <br/>作,最终被淫水、唾液和处女落红泡浸完的手掉在地上。 <br/><br/>  「人间美味呀!」 <br/><br/>  恶魔抓起那只断掌就往口里放,看着牠大嚼之余还张开嘴让我观赏,还不远 <br/>被强姦杀掉算了。渐渐地死亡对我不再可怕,反而是一种解脱,我害怕的反而是 <br/>死得不好。宁愿尸身被好色的医科生解部,切成一片片,我也不想以这恶魔的肚 <br/>子作坟墓。 <br/><br/>  饱餐之后,恶魔残酷的将我翻转,就像一头牝犬那样趴在地上。他粗暴的动 <br/>作让断臂的伤口碰到地上,一时痛入心肺使人泪珠滚滚。 <br/><br/>  「啊呀……」 <br/><br/>  痛……好痛好痛好痛啊……全身像被撕裂一样,刺热坚硬的两根东西,没有 <br/>半点预兆就贯入进我的阴唇和肛门内,那种痛那种煎熬让我放声狂呼,哭得梨花 <br/>带雨的。 <br/><br/>  曾经梦想过初夜是如何美好,现在却是被这样一头恶魔如此夺去。就像塞了 <br/>两根烧红的铁进阴道和肛门,坚硬灼热,蓬门从未为君开的我,被这恶魔强闯而 <br/>入,尽情蹂躏。 <br/><br/>  「不要……饶了我……停……好痛屁股好痛好痛啊……」 <br/><br/>  苦命的我悲叫不绝,但这恶魔似乎更形兴奋,哀求痛哭的声音愈大,牠刺得 <br/>就更狠更猛。耳边儘是魔鬼快乐的欢呼大叫。 <br/><br/>  「哗呀!」 <br/><br/>  感到粗暴的闯入者在我体内抖震,肩上一痛,血液从肩头流出直掉地上。被 <br/>狠咬了一口,痛得全身痉挛。 <br/><br/>  由始至终多希望可以昏迷过去,却一直无法解脱,阴道和直肠一热,好多滚 <br/>烫的液体将之填满。 <br/><br/>  自此开始了悲惨的女奴生活,那种苦有多惨,如果用地狱来形容的话,等于 <br/>尝遍了十多层一样惨。失去了所有的尊严和人性,成为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,等 <br/>待着死亡的来临。      ※ jkforum.net | JKF捷克论坛<br/><br/>  男特警最终全部被吃,女性特警和同学因反抗而被杀吃掉,或在强姦时过于 <br/>粗暴被弄死,最终没变成牛头恶魔的点心,只余下我跟一名女同学和女特警。 <br/><br/>  有时被虐待还是幸福的,即使是干到我肛门裂伤痛上好几天。因为这只是肉 <br/>体的痛。 <br/><br/>  让我永生难忘的是有一次牛头恶魔叫我吃牠的屎。臭不可闻的粪便中还有未 <br/>完全消化的人手和眼球。和这相比做怪物的点心似乎还比较幸福,豁出去的我拚 <br/>死反抗,但还是斗不过牠的蛮力。吃完之后的屈辱,使我怀疑自己究竟还是不是 <br/>人。口中好长一段时间好像一直都有那股臭味。 <br/><br/>  牛头恶魔什幺也没说出来,可是我看得出,牠的身体日渐衰弱,做爱时的吼 <br/>声不再那幺快意了。可能牠是战斗中负伤或者疾病,想到能看到牠的死,心中的 <br/>怨恨可以获得解消,一切都是值得的,能看着毁了自己的仇人痛苦的死去。 <br/><br/>  当心中在飘飘然的陶醉在牠的痛苦里,这恶魔大概看得出我们的心意,事实 <br/>上还存活下来的三个人也无意隐藏这份喜悦和得意。作为最后的折磨,牠活吃了 <br/>女特警,告诉我的女同学,牠已用隐藏摄影机拍下她所有淫乱作为寄给她所有亲 <br/>朋好友,还告诉了她家人,就等他们来这里找她回去。 <br/><br/>  全身发冷的我没想到牠做到这幺绝这幺恨,连默默死在这里的幸福也不给我 <br/>们,要人家活下来受尽世人的白眼。 <br/><br/>  抱起裸身只余一臂的我,牠从背上长出双翼直飞天际,高空的透体寒风和稀 <br/>薄空气为我带来又一次肉体的酷刑。死在牠口中的女警,身体全被吃掉,还是分 <br/>成手脚的数次,可说是肉体虐待的极限,女同学的虐待则是精神的,想到在山洞 <br/>内的遭遇被所有朋友、家人知道,我怕得一直挣扎,掉到地上变成一堆肉浆似乎 <br/>的命运,对现在的我来说已是解脱。 <br/><br/>  穿越云端之后,在我眼前出现的是全国最大的城市,这恶魔竟然直接飞到人 <br/>群上空。 <br/><br/>  想到这变得卑汙淫贱的身体被千百万人看到,那种痛苦连锥心刺骨也不足以 <br/>形够。 <br/><br/>  「你们知道我快死,想必很得意吧!嘿嘿,我死也是死得轰轰烈烈的。你们 <br/>呢?哈哈哈哈……」 <br/><br/>  毛骨悚然的淫笑,叫我全身发冷。 <br/><br/>  牠想怎样? <br/><br/>  歹活不如好死,是这恶魔让我最后接受到的酷刑。 <br/><br/>  就在千万人群之前,牠把我吊了在电视台的的大楼上,这里有四座三十尺大 <br/>的超巨型电视,可以打破新闻封锁,让全城十分之一,数十万的人看到一切。 <br/><br/>  「住手!你……你不如杀了我的好。为什幺?连给我一爪的赐悲也不肯,你 <br/>这恶魔。」 <br/><br/>  「嘿嘿!我不会让你死的。因为呀?你肚子里已有了我的孩子。」 <br/><br/>  「胡……胡说八道……」看着大街上的人群对吊在电视大楼半空的我指指点 <br/>点,精神临近崩溃边缘的我绝不相信。 <br/><br/>  「芬芳小姐,你以为我为何让你的同学和你活下来。就是因为你们有了我的 <br/>孩子,想想你在山洞过了多久……」 <br/><br/>  不知道日夜的山洞中,渡过了多少个无耻可悲的日子,我心中根本没有数目 <br/>,总之绝不会少于二、三个月。 <br/><br/>  二、三个月? <br/><br/>  想到这我的脑中像被核弹轰炸过。 <br/><br/>  「认不认得这根东西?」 <br/><br/>  恶魔掏出一根以勃起状态被标本化的男根,看够了血的我现在是全然不怕, <br/>只是很讨厌。 <br/><br/>  「唉呀!这也不认得,你小时候没和父亲洗澡的吗?」 <br/><br/>  「你……你做了什幺?不会是……不会是……」 <br/><br/>  「正正就是!放心,我没杀自己的岳丈大人,不过阉了他而己。」 <br/><br/>  痛苦绝望的凄厉悲鸣,绝不会逊色于他声震屋瓦的狂笑。 <br/><br/>  「你就插着父亲的那根东西,在全城的人面前洩出来好了!」 <br/><br/>  把标本阳具插上一个摩打后,这头活生生的魔鬼将之插进我的阴户内,丢下 <br/>我裸身被吊在人群头顶十米高的地方,看着下面一大群追星族和工作人员看到自 <br/>己的可耻姿态。 <br/><br/>  「你不是人!」 <br/><br/>  经过这恶魔调教的肉体比常人感敏感,渐渐的我全身热起来,有了官能的反 <br/>应。 <br/><br/>  牛头恶魔走飞之后再没有亲眼出现在我眼前,不久我身后的三十尺大电视播 <br/>出了我的裸体,透过无线电将插着死人阳具标本的阴户,沾满女人淫蜜的这个可 <br/>耻下贱的阴户给全国的人看。 <br/><br/>  「不要……杀了我……为什幺你不杀我……」 <br/><br/>  想着腹中有恶魔的下一代,下身插着极可能是父亲阳具的标本,身体不受理 <br/>智控制的在发浪。我前世究竟做了什幺事,落得这种下场。 <br/><br/>  一分钟后,全国直播被切断,但还透过那四台具形电视把我的丑态给全城数 <br/>十万的人看。 <br/><br/>  如果我单纯是被吊在这里,还有人会同情我,但下身插着死人的阴具还骚动 <br/>不安,淫声闷叫的女人,只会是人人唾駡的贱货。 <br/><br/>  「真美的女人,可是好淫乱……」 <br/><br/>  「真变态!」 <br/><br/>  「贱女人,这种事也做得出来。她一定和那恶魔有一手,嘿!这女变态倒是 <br/>长得美,不过缺了一只手。」 <br/><br/>  我下面男男女女指指点点,嘲讽、鄙视、耻笑、色慾,最让我感到受不了的 <br/>是那些母亲掩着孩子的眼,把我看成下贱汙秽玷汙小孩纯洁心灵的东西。 <br/><br/>  十分钟之后,特警们赶到驱散人群,直冲入电视台内。 <br/><br/>  上天为什幺这幺不公平,恶魔奸我辱我,杀害了多少人类,还能如其所愿的 <br/>死在特警的枪下。我却无宰的遭到这种对待,甚至连在那恶魔死前给他几声嘲笑 <br/>也不行。 <br/><br/>  我几乎第一时间被救了下来,围上来的男性特警以色慾和鄙视的眼光看我, <br/>曾经是我那幺自傲的美豔娇躯,现在却汙秽淫乱可耻。痛苦莫名的面对四周千百 <br/>道眼光,我脸上在哭,下身阴户却还在流爱淫。 <br/><br/>  之后有几名女特警来处理我,手戴透明手套身穿白袍,看起来那幺整洁,对 <br/>比之下叫堕落的我深感惭愧。 <br/><br/>  不自觉的用手掩起胴体,却被她们粗暴的拉起。 <br/><br/>  「贱货还遮什幺?下流恶魔的淫奴。」 <br/><br/>  从我身上拔出那根可恨的阳具标阳,她们厌恶的将之用透明胶袋装好。残忍 <br/>的就在数十道眼光之前检查我的身体,甚至还把手指插入进我的阴户和肛门中。 <br/><br/>  我还不争气的在死人男根被拔走时哀叫了几声。 <br/>     ※ jkforum.net | JKF捷克论坛<br/>  以像想呕的表情,脱下摸过我身体的手透丢掉,她们连毛巾也不给我一条, <br/>就这样用运送尸体的车赤裸裸的将我运走。 <br/><br/>  那种同伴所给的耻辱,使我深深地意识到,我再非锦茵医科大学众所注目的 <br/>校花,不过是一件被淫乱恶魔玩完的破货。 <br/><br/>  之后我先后受到几个同死没有多少分别的大打击,其耻辱之深,使我怀疑为 <br/>什幺我的脑还能正常运伯,为什幺不发疯,又不去自杀! <br/><br/>  插在我体内的阳具标本经过基因鉴定后证实真的是我父亲的,我一家人失蹤 <br/>掉再没出现过于我眼前,不知是躲着不见我还是被牛头恶魔杀了。政府用我作宣 <br/>传,对特警和支援人员宣传被俘后的可怕,要求大家宁死不屈。山洞中淫乱生活 <br/>中的情形,牛头恶魔一直有用隐藏摄影机拍下,即使已经过剪辑,还是吓得人脸 <br/>色都变了。 <br/><br/>  最噬心痛苦的一次,是回到母校,裸体供同伴们研究。曾经那幺仰慕和爱我 <br/>的人们,现在把我视为粪土还不如,因为我丢尽了学校的脸。一代名校因为我而 <br/>弄得全校人人蒙汙。只要一提起校名,人们就会想到电视台裸吊美女,下体还插 <br/>一根割下来男根的壮举。 <br/><br/>  在特警监视下,我接受了妇科捡查。同时我要求堕胎。 <br/><br/>  「你的胎儿不是一般人类,如果强行堕胎,你也会死的。」 <br/><br/>  「那也没有所谓,让我死吧!」 <br/><br/>  「我可有所谓!政府要用你的胎儿来研究。所以你一定要生下来。」 <br/><br/>  那段日子回想起来我也不知是怎幺过的,守卫我的特警,旧同学和教授都找 <br/>机会强姦我。我没有反抗,甚至还大声的淫叫,可是就是没有高潮。 <br/><br/>  强姦我的还有以往的女同学,女人原来也是可以强姦女人的,她们比男人还 <br/>残酷。男人最伤害我,也只是在得手口对我吐口水,骂一声贱。我真的是贱,所 <br/>以被骂时还很开心。她们不止剃我的阴毛,用假阳具迫我肛交,甚至要我喝她们 <br/>的尿。虽然还是没有高潮,但被那样折磨,我内心非常爽快。后来她们玩够了不 <br/>理我,我还贱得去求她们虐待。 <br/><br/>  直到胎儿生下来,看着那从我体内十月怀胎生下的怪兽,我内心一阵激动, <br/>从今以后,除了这怪物没有人看得起我和爱我,我憎极这畜生,可是又爱牠。照 <br/>医学解释,那是我的身体受到婴儿的荷尔蒙吸引,明知如此我还是敌不过名为母 <br/>爱的诱惑。剎那间,我想开口求医生别抱走我的婴儿。虽然他是一只怪物。 <br/><br/>  结果我还是得回了我的婴儿,正正就在我生下那魔星的一天,由人类变成的 <br/>恶魔首次发动了对人类的全面攻势。虽然失败收场,但在那惊天动地的大混战中 <br/>,我却把儿子抱了出来。 <br/><br/>  之后我干起了妓女生涯,物件还不限人类,连恶魔只要付钱也可以上我。有 <br/>一点我一直不明白,为何自被虏到山洞后一次高潮也没有过,再爽还是洩不出来 <br/>。还爱上了被虐,还要愈纯洁愈憎厌我的人下手才舒服。比起员警,我最爱被少 <br/>女高中生折磨。遗憾的是这种机会太难得。 <br/><br/>  除了做妓女之外,我也兼职做无牌医生,一面做妓女一面学医,总算多赚了 <br/>一点钱。我就用这去看心理医生。 <br/><br/>  医生告诉我,白芬芳会变得那幺贱,除了肉体受到激烈变态的性开发,使我 <br/>改变了性癖好,原因就出在我自责。不只无法向牛头恶魔报仇,还连憎恨的对象 <br/>都失去。 <br/><br/>  使我心底在责怪自己没有一死而被恶魔淩辱,还害得全家失蹤父亲被阉,丢 <br/>尽了全学和人类的脸,为了徵罚自己白芬芳就继续折磨自己。医生解说得很专业 <br/>,白芬芳就好像不是我一样,使我明为什幺自己变得这样下贱和变态。 <br/><br/>  之后医生没有收我钱,他狠狠的操了我一顿,裸体的把我赶出诊所,说这样 <br/>才能满足我变态的心理。因为白芬芳早就没有得救了。 <br/><br/>  牛头恶魔不只改造了我的肉体,吃掉我的左手,还把我由人人羡慕爱护的美 <br/>女,变成一个淫乱的被虐狂,专找高中女生作主人,连自己也觉得下贱无耻的贱 <br/>货。 <br/><br/>  时代更加动乱,恶魔在与人类的战争中佔了上风,数目也变成多数,除少数 <br/>大城市之外,人类沦落成恶魔的食物和宠物。 <br/><br/>  像我这种贱女人,本应早就被恶魔玩完杀了。但是我那可爱又可憎的儿子, <br/>却成为恶魔中的少年英雄,四处征战开疆拓土。靠他的保护,我才没被人吃进肚 <br/>子里,偶尔还可找几个女高中生来虐待自己。 <br/><br/>  表面上我追求性的快感,十多年来可连高潮也没有一个,其实在我心底不知 <br/>有多厌恶性。从一开始就只是我透过性行为自虐作贱而己。 <br/><br/>  母爱的确是伟大的,我的儿子就像他父亲一样可怕残酷。实情是尤有过之, <br/>不过他眼光远大和更聪明。 <br/><br/>  我是真心爱他的,同时也真心恨他。特别是在他强姦我之后,和自己的怪物 <br/>儿子乱伦的我,还能说是人吗?简直是猪狗不如的禽兽。 <br/><br/>  今天儿子的大军进逼到国家的首都,也是人类文明的最后根据地。出战前夕 <br/>,他就在双方百万对眼睛之前强姦作为他生母的我。那大到撕裂我子宫的肉棒终 <br/>于彻底的汙辱我佔有我,让我在十数前年最后一次自慰后,再得到一次高潮的欢 <br/>愉。 <br/><br/>  因为这天我特别爽,想到被人类抛起的我,可以看到他们有和我相同的下场 <br/>,我就已经湿了。 <br/><br/>  儿子最终还是不明白我,他兴奋的对我说已感觉到我再次怀孕,不止是他的 <br/>种,还将会是一个美丽的女儿。我知道他有超能力,但我需要的不是这些。 <br/><br/>  我心底最渴求的是,是他把作为母亲的我撕碎,让我深藏心底人类的最后一 <br/>丝尊严伴随着肉体一起粉碎。在性交的最高潮中杀死我,让我就此解脱,结束悲 <br/>惨的后半生。我知道,他最终还是会理解我的梦想,因为他虽然一半是人,另一 <br/>半不过是一只淫兽。</span></span> </p>

友情链接

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v日本    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无码    无码任你躁国语版视频    我在ktv被六个男人玩一晚上    国产清纯美女白浆在线播放    色欧美片视频在线观看    色橹橹欧美在线观看视频高清    日本不卡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    欧美拍拍视频免费大全    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    欧美z0zo人禽交    欧美激情视频    欧美成在线精品视频